汕尾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汕尾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 重点领域信息公开 > 文化机构 > 博物馆
陆丰甲东镇奎湖村发现多通有价值的明清碑记
  • 2021-07-28 17:31:30
  • 来源: 汕尾市博物馆
  • 发布机构: 汕尾市重点领域信息公开
  • 【字体:    

  7月18日,汕尾市博物馆、陆丰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陆丰市皮影戏传承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前往陆丰市甲东镇奎湖村,在奎湖天后宫、奎峰王庙、海澳妈祖庙发现多通有历史研究价值的明清碑记。现场一共记录了明崇祯六年(1633)《周爷奉道给照杜患碑》、南明弘光元年(1645)《附垂天妃庙香火碑》、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两广总督杨大老爷金批如详签禁碑》、清康熙《两广总督杨老爷禁革碑》、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县主杨大老爷悉革陋规碑》、清乾隆甲辰年(1784)奎湖天后宫界址内禁碑及重修后座拜厅题献碑。内容涉及明清时期沿海渔民在办理捕鱼牌照、浅海礁石采捕鱼虾紫菜、上缴盐税等事项屡受汛防官兵勒索盘剥,加上当地盐霸、豪强霸占地盘、私设名目私抽渔盐税,引起民愤联名上诉,官府立碑严禁。

  这些碑记向我们展现了明清时期当地社会经济生态,可见到政权、神权、族权在民间的表现形式。从碑记我们还可以获知一些非常直观、具体而微的历史信息。如明崇祯六年(1633)《周爷奉道给照杜患碑》“其礁石自澳口起,至下深礁,系郑家管业取菜”,从礁石与取菜,可考证采紫菜这一行业在甲东的悠久历史及重要的区域经济地位。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两广总督杨大老爷金批如详签禁碑》从“蒙惠州府海防粮捕厅加二级徐信牌内开奉”,可见当时有“海防粮捕厅”这一机构,其职能不仅打击沿海粮食走私,盐业海上运输、缴税也是其管辖范围。清康熙《两广总督杨老爷禁革碑》从“粤东滨海居民耕种缺少,大半以渔盐业仰事,备审查悉得采捕”,也提供了很重要的历史信息。清乾隆甲辰年(1784)奎湖天后宫界址内禁碑,有“禁凡属公用物件,一暨不许擅取私用,违者罚影戏一台”,这是我市目前仅见提及“皮影戏”的碑文,对研究皮影戏的历史弥足珍贵。


  17299666090127848474 - 副本.jpg

周爷奉道给照杜患碑(局部)


  其一。明崇祯六年(1633)《周爷奉道给照杜患碑》,花岗岩石打制,高195厘米,宽74厘米,竖立在奎峰王庙内。原碑字迹大体尚可辨认,部分漫漶不清,参考该庙理事会2003年复制碑文,内容记载地方豪强强占紫菜礁石,私抽采捕税,村民夏象春、陈益斗等联名上诉惠潮分守道,周道爷责令海丰县查实,收缴私抽银两并立碑界定属郑家家业的礁石地带及通乡村民可以采捕的礁石地带界限。

录文:“海丰县为欺君剥民事,据夏象春等连名赴分守道控前冤,仰县究解报。审郑元伟、元杰等山埔礁石□□□□案照□□越界□凭藉□□□科渔民,岁得银玖两有奇,仍追给主取领,以示势族之创。礁石应听□□,山埔另请委官勘丈,连船私抽,请愿□宪严示申禁庶将来无敢尤效,具招详夺连人解究。宪批依拟发落库收缴,余勘山埔另牌行□等。春等居在龟湖,凡取捕鱼虾古有章程,原无私税,近被私抽作俑,久恐申禁无凭,给照垂勒碑石,免遭欺占以杜后患。滨海渔民世守政德,其礁石自澳口起,至下深礁,系郑家管业取菜;自虎空起,至上浅礁,系通乡采捕歇排。各存合同界限,附刻永垂。

  并附控冤人于末:出头夏象春出银七两  陈益斗出银七两  各到道。林振山出银三两  陈兴阳出银乙两五钱  蔡献可出银乙两五钱  各到县

  干证杨耀南出银三钱  张三如出银三钱  陈毓贤  李福生  各到道。黄月湖  江耿蓉各出银四钱  李顺准  林锦东各出银二钱

  船排张喜闻出银八钱  麦三乎  蔡振南各出银四钱  胡乔广羡廷  陈森  杨玉琳  夏汉  彭乐夫  胡初利  刘启能各出银三钱  到县。麦念松  甭炽  杨秀春  耀照  陈性纯 □□□  张廷初  惠木  杨亮  参宿  夏飞扬  蔡乐友  林仰崇熙遇  存修  刘启信  李仰淮  郭悦匡各出银四钱  陈彰德  营元耀□□□□□□□□□□□□□□□□□□□□□□□□□□□□□□□□□□□□□□□□□□□□□□□□□□□□□□

  崇祯六年正月   日立 立禁八月起二月止
礁石带米四升,寄在夏象春户内,四社轮,永垂四社神明香灯,照分轮流随四庙香火猪屠银贰两”。


  天妃古庙 长98-宽52(1).jpg

附垂天妃庙香火碑


  其二。南明弘光元年(1645)《附垂天妃庙香火碑》,花岗岩打制,高98厘米,宽52厘米,立于海澳妈祖庙(天妃古庙)前,碑文内容为经公众议定,妈祖庙前官礁税银和部分船份钱作为妈祖香灯钱。

  录文:“本澳礁石原有定制,今仰神明福佑,图重永久。众议庙前官礁一所批税四钱五分,以资香火,凡我乡民,不得混取,并船份助香灯银三两,逐年无违。碑炤——弘光元年 众立”

   

  两广总督杨大老爷金批如详签禁碑.jpg

两广总督杨大老爷金批如详签禁碑


  其三。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两广总督杨大老爷金批如详签禁碑》,花岗岩打制,高240厘米,宽101厘米,竖立在奎峰王庙庙内,保存完好,碑文基本可辨。内容记载海丰埠盐商徐兴候勒收小渔船自用盐盐饷,船户江泰来等联名上诉,两广总督杨琳批惠州府海防粮捕厅查实,责令徐兴侯退还江泰来等帮饷银拾两,并立碑严禁勒收小渔船自用盐盐饷。

  录文:“惠州府以知州管海丰县正堂事记录一次,熊为乞除民害示碑禁革,以救生灵事。本年十月初九日蒙惠州府海防粮捕厅加二级徐信牌内开奉。总督两广部院杨批本厅审详江泰来等联名控告海丰县埠商徐兴侯一案,当经提齐质审录供妥,谦呈详督宪,去后缘由奉批,姑详返给发落取领,报查至,渔船额课止应在大船销盐完饷,若采捕卖鲜小船自销,本身食盐岂可责令帮饷,仰勒县严行禁止,倘敢借名勒收,定行拿究不贷。缴印发回厅奉此,合行知照,仰县该吏照依,宪批事理即便遵照,并将徐兴侯收过江泰来帮饷银拾两,刻日照数返出给予江泰来等,收领取具,领状缴赴,本厅以凭转缴查核仍严行禁止,如敢故违,立即详报通详拿究毋违,等因到县蒙此。除另票饬,返厂商徐兴侯前收过江泰来帮饷银拾两给还江泰来等收领申报外,合就严禁。为此仰埠商并船户人等知悉,嗣后凡采捕卖鲜小船自销奉盐,不许责令帮饷,如敢借名勒收,被勒船户据实指名呈报,以便拿究详解法处,现奉宪批严禁,各宜凛遵慎毋违忽,特禁。  
控冤:江泰来  陈维德  船户谢智伯  蔡子聘  陈崇英  江辉岩  蔡宜也各到府陈钦睿  林遇春协力支带盘费往府陈瑞子  林君友  张崇哲  林逢春  孙子贵  蔡子禄  张哲士  刘成之  欧武昭  詹位敬  麦子开  江秉泉  蔡世忠  江应拔  陈维选

庄朝薦  蔡应浩  林德章  李瑞祉  江应任  陈贵章  林旭庵  夏社美  陈崇加  蔡达惠  江吟  江达英  赖伯虞  蔡世云  曾振卿  王绍基  江应赏  蔡藏之  林开春  杨育芳  杨坤泰  谢朝钦  卢锦夫  林旭泉  江振岑  李绍萼  郭文显  江衍禧  卢弘门  曾和吉  卢若夫  瓮晋伯  林朝玉  林旭园  杨世钦  吕士后  黄干城  蔡若友  蔡廷斌  詹位忠  夏拔亮  蔡违周  马弘远  刘伯藩  蔡茂伟  江振绍  杨秀方  江应斌  卢振祥  蔡庶和  蔡茂弘  麦有章  林朝哲  江衍潜  吴国任  江衍凯  蔡应榜  江应朝  林君平  林景盘  蔡惟武  
干证:黄翔九  廖元标  后洋乡陈长万  陈振文  陈振干  陈文开  郑天生  王文显  江衍凯  陈位权  陈有志  陈汝安  陈舜枝  陈长千  陈振贤  胡谦豪  朔若韬  陈锦贤  洋尾乡陈景板  陈维贞  张万侯
康熙  五拾六年  拾月三十日  示禁”。


  奎峰王庙 (7)长240厘米,宽101厘米.jpg

两广总督杨老爷禁革碑


  其四。清康熙《两广总督杨老爷禁革碑》,花岗岩打制,高206厘米,宽104厘米,竖立在奎峰王庙门口,字迹已漫漶不清,参考2003年该庙理事会复制碑文,并根据史料考证,碑文内容为康熙五十六年两广总督杨琳巡视粤东沿海海防,查察沿海汛防文武官兵借助渔船办理牌照印烙等事项,设卡盘剥,籍端勒索,名目繁多,加上地方豪强土棍冒称海主港主向渔民私抽肥私,船户劳苦不堪,及至迫良民为海盗。因此立碑严禁,规定渔户办理牌照印烙不收牌金,除国家明文规定渔税外,其他税费一概革除。

  录文:“总督广东、广西等处地方军务兼理粮饷兼右侍御史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杨为禁革需索渔船陋规以甦民事,因以渔盐源□□,故得粤东滨海居民耕种缺少,大半以渔盐业仰事,备审查悉得采捕。因恐奸民造船违式,出港捕渔屡被劫掠,是以定例渔船,令州县印烙以便防汛出入查验,原以杜弊非以为民□□文武兵役籍端勒索,名素日多规例,自本都院因查勘沿海炮台,颐途委点惠潮一带港澳渔船,察出大小船只文武官弁及各官家人员兵丁甲长澳总陋□例,复有地方绅衿土棍冒称海主港主分别深水浅水私抽肥己,更有一种劣弁于常例待遇渔汛时候则拦截港口勒钱,则方始放出捕渔,或风信不顺阻至邻界,阻滞难归,则借称详究恐吓取财,又或接管按例规月项收足汛,官吏甚则重收勒取以及羮鱼菜鱼,船种名色不可胜数,计算大渔船每年每只需资三四十两,小渔船每年每只亦需费拾余两不等。叹嗟,此穷民持撑撒网逐日劳劳,不足分供官弁之狼贪,绅衿之虎腹。□啖及父母儿子哺养穷迫,盗心遂起,借捕渔行劫夫亦迫之使然。且文武势力要规例既定,守分良民恒忍自苦,外涝渔户心有所忖,遂生他念,或造船违式,或挟带米粮,无后顾忌。而文武兵役因其规例不时有馈献亦不细查盗梁清实,由于此匪黠前弊真堪发指,本应尽行参拿,姑念人员不多,诛之不可将诛代行勘革示人自新,为此示,仰沿海文武官弁兵役绅衿澳甲人等知悉,示后各洗心涤虑,一切渔船税规季规月规海租等项陋例尽行革除。文章照例印烙给照,不许勒收牌金,其有额征渔税出自渔户者,本部院已将详报审定,税银明白开示,止许按照属内船定多寡催收足数即止,不许溢额。武职于口岸出入处严加稽查,过进口有准米粮出口及□□□进口著立行令过,无故不许留难勒索。如被风雨阻滞飘越真查无碍咨不得籍名敲诈。仍各严束官兵役一体凛遵,其澳衿土棍向称海主渔主名目概行革去,渔人采捕务在□□□□甦民因一确认资源,各渔港渔船人户,抄录本部院告示,不拘字迹大小,各自刻石竖立,倘有不法官弁□□□□□□□陋例,许各渔户□□□立刻□□□□□□□□□□□□□□□□□□□□□□□□□□□□□□□□□□□□□船人自行给照,船人采捕不入州府溪口不出汛□□澳至告示——清康熙□□年□□月□□日  示禁”。


  奎峰王庙 (3)长189厘米,宽74厘米.jpg

县主杨大老爷悉革陋规碑


  其五。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县主杨大老爷悉革陋规碑》,花岗岩打制,高189厘米,宽74厘米,竖立在奎峰王庙门口,碑文已漫漶不清,根据2003年该庙理事会复制碑文,经整理解读。碑文记载,船只换取牌照时,官吏往往乘机勒索,县令于1764年亲临沿海监督换牌,并申谕革除陋规,不许籍端生弊诈索,因而渔民感其厚德,刻碑纪念。

  录文:“邑侯杨讳本仁号槐庭陕西武功县人也,壬申恩科进士葵未冬莅我陆邑,崇儒重道锄奸恤民,所最切者莫如小渔船革去陋规故弊,痛前一天出海采捕历年则索换牌印烙之钱,金船朽造新则索销旧报造之钱,以及油饰派索种种弊端难以悲陈。县主深知民意甲申岁五月溯亲临海岸换牌印烙盖革前弊,且又申谕,明后若有籍端生弊诈索分文,著该船户立即禀究。渔民深感高厚,文勒于石以志不朽云。——乾隆二十九年季春  奎湖渔人  仝暨立”。


  89687050cdff4117514329eb04b2bab - 副本 - 副本.jpg

2017年碑文


  2fb9bb183d45a84f3120c7468f2f538.jpg

2021年7月碑文现状

  

  其六。清乾隆甲辰年(1784)奎湖天后宫界址内禁碑及重修后座拜厅题献碑。碑高79厘米,宽51厘米,为红砂岩石料打制,质地脆弱,表面沙化、脱落,目前破坏很严重,保护拓印难度很大。根据陆丰市皮影戏传承保护中心保存的四年前图片,石碑录文:“墙址右至列铺,后墙□城止。公议庙前左右至城不许堆积粪□开□厕池,违者鸣究罚戏一台;禁庙内戏台上不许晒歇物件摆开门窗闪扇□□□枋床椅,违者罚影戏一台;禁凡属公用物件,一暨不许擅取私用,违者罚影戏一台。乾隆甲辰年秋日公立。本社福户内喜题花捐银钱重修天后娘娘后座拜亭,姓名开列□□□吴国猷喜奉龙袍壹领......”。从碑文中可得知,犯“庙前左右堆积粪□开□厕池”等事项“罚戏一台”,犯“庙内戏台晒歇物件”等事项“罚影戏一台”,十分直观地体现了在清乾隆年间,皮影戏相较其他大戏费用低廉的特点,这是我市目前仅见提及“皮影戏”的碑文,是研究皮影戏珍贵的佐证实物及历史资料。


  d0cc91bfe448ab9a3ac7cc576f7dc02.jpg

  4349d8708d05ba30fddc703773e0d85.jpg 

工作人员在拓印碑文


  那些竖立于我国广袤乡野农村的碑记石刻,鲜活再现了各地乡村政治、经济、村规乡约、风俗民生等历史面貌。内容几乎涵盖当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每一块碑记都或多或少地涉及了当时当地某种社会信息。相对于官方编纂的史籍及图书资料档案,碑记这种民间史料也具有很高的可信度。正史由统治阶级书写的,它要反映统治阶级的意志。而碑刻往往要通过官方同意或众人公议的方式竖立,而且它竖立的地点大多是神庙、祠堂或其他标志性、公共性建筑,一方面接受官方监督、公众评议,一方面在神明、祖宗的眼皮底下,造假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是非常珍贵的历史研究资料,既能从侧面验证“正史”,也能作为正史资料的补充,有很高的保护利用价值,每一块碑记石刻都值得我们去记录、整理、考证、保护。


  奎峰王庙 (10).jpg

  工作人员与奎湖村干部

关联稿件:
相关附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汕尾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