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色土香写海陆 —— 我市“创文”文学作品研讨会侧记
发布日期:2017-07-16  录入员:swdzxxw  来源:汕尾日报  阅读:次  字体:[大] [中] [小]  保护视力色:       



五位作者与他们的“书影”合影

□汕尾日报记者 沈洛羊

 

文学需要关注,作品需要研讨。为总结我市文学界“创文”的收获,7月11日上午,市文联组织了二十多位作家,对我市作者今年正式出版的五部文学作品进行研讨。

当天讨论的作品为林玉华的长篇小说《花开无声》,叶爱琼的诗集《刻录时光》,陈建深的诗集《在生命的枝杈上醒来》,吕珠满的散文集《那一抹风景》,陈奕夫的诗集《明灯》。其中,林玉华、叶爱琼、陈建深、吕珠满都是我市作协会员;陈奕夫是位脑瘫、在校的大学生,本报5月21日文化周刊曾以《身残志坚出诗集》为题对他的事迹进行报道。

市文联主席邱锦鸿说,自去年我市开展“创文”以来,文联属下各协会都做了大量工作,尤其是市作协,换届以来团结广大作者开展活动、促进交流,比较活跃,一大批作家创作出了大量文学作品,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受到省作协的肯定和表扬。今天讨论五部作品,都是“创文”活动以后的收获。

发自肺腑的感言

当天研讨的五部作品都是作者长期思考与勤奋创作的成果。座谈会上,五位作者首先畅谈了自己的创作体会。

林玉华:《花开无声》主要内容是:中学教师鲁晓聪偶然结识企业家苏骏飞。共同的爱好、相同的人生观价值观,与黑恶势力、毒贩分子的斗智斗勇,让两个原本不可能产生交集的人在不断接触交往中心心相印。但因苏有家室,两人都压抑爱恋,不敢逾越雷池。苏妻察觉丈夫变化,不择手段想维护名存实亡的婚姻以保全其利益,却因贪欲而陷于情人陈志勇设计的陷阱,导致破产。因隐情败露,苏妻主动离婚,苏骏飞净身出户。鲁晓聪主动找到苏骏飞,以真以善浇开幸福之花。

说实话,我最初并没有那么高大上的写作意图,只是觉得文学作品极少以潮汕女人以女教师作为主角,我就写一位潮汕女教师,通过鲁晓聪让人们了解,潮汕的女人有什么样的美德,新时代的潮汕知识女性怎么处理家庭、情感、工作的矛盾。出书修改时,我加强了风土人情和禁毒斗争方面的内容,想通过描述毒品犯罪重灾区里普通人的爱恨情仇,让人们知道“善”的力量,坚定人们向善为善的信心,让人们知道,这个地方,不是只有冰毒和六合彩,更有善良、正义和人情的芬芳。

叶爱琼:我于2014年开始正式写作,那年五月,汕尾日报副刊发表了我的散文《高塘枇杷赞》,这对于刚接触写作的我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励。2015年5月,第一次参加汕尾日报社组织的文化之旅作家集体采风活动,在这个平台中,有缘结识了一群热爱文学、博学多才的文友,他们不仅是我的益友,更是我的良师。是文化之旅这个平台圆了我的文学梦。之后,从文化之旅、汕尾作家群、汕尾诗歌学会等有关文学创作的微信群中,学到了很多关于文学创作方面的知识,受益匪浅。一些文坛前辈、领导、文友十分关心我的创作,常常与我交流,无私地指导我创作,不断鼓励我加强学习与阅读,这是在精神和创作上给予我的雪中送炭,这些充满正能量、对我的写作产生重要影响的群体,他们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经过几年时间的努力,我写下了几十首诗歌,并陆续在报纸杂志等发表。在文友的帮助下,小书《刻录时光》于2017年1月顺利出版,全书共八万多字,收录了原创诗歌60首。此书源于心灵深处的一抹乡愁,收藏了生活中的客家风情与故事里的点滴时光,以及生命中的那片山情光影与水色风声,记忆里的呼喊,往事里的名字,渐渐逝去的童年梦想等这些最美丽的时光。以诗歌的形式将家乡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古建筑、山色风情展现出来,每一首诗歌配上相应的彩图,文字虽然有点稚嫩,浓浓的乡愁却在诗行涌动。

吕珠满 :在这个信息爆炸,竞争激烈的快节奏社会里,我不忘初心,笔耕不辍,把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把自己所见所闻的风物景观,都记录下来,与更多人分享自己的感动和感悟,从而结集荟萃成为《那一抹风景》。

生活是平淡无奇的。然而,正是身边的琐事,往往最容易触动我们的感情,激荡起波澜。每当有曲折的经历,每当有灵感和想法在头脑里出现时,我都会把它记录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尽快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写出身边人酸甜苦辣的滋味。尤其是近年来,我有幸跟随汕尾文化之旅到各地采风,带着灵魂出发,流连于青山绿水之间,从现实大地穿越到历史时空,将生命的感悟与文化自然的体验融为一体,形成散文集《那一抹风景》里第一辑乡情乡音和第五辑游踪屐痕。概括而言,我努力写出日常生活中不同寻常的琐细,在人们自以为熟悉的地方,写出无穷无尽的陌生,找到俯拾皆是的意趣,这是我追求的方向。

文学之梦始终相伴,我尽力讲好自己的故事。即便在寻找工作中遭遇到失败,也只有文学之梦,才能让自己暂时忘掉委屈,找到心灵的慰藉和真正的快乐。其实,文学之梦是一种希望,又伴着孤独和寂寞。去年中秋节之后,我经常手不释卷,捧着二十六万字的《那一抹风景》书稿,就像稻谷堆里寻找沙子,至少校对十遍以上,追求质量,尽力讲好自己的故事。

陈建深:我认为浓厚的兴趣是创作诗歌的动力。我对于诗歌的爱好可追溯到我的中学时期,那时候开始喜爱文学,尤其喜欢分行排列的诗歌,甚至一味地认为,诗是最能表达个人思想和情感的文学作品。

后来,经历越多,走过的路越多,感知的事物越多,总会有某些闪电划过般的触动感,我会有一股写诗的冲动,这种冲动,可能就是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作家所熟知的“灵感”。当然,写作的过程,我也是经常遇到瓶颈。有时候不敢重读自己的习作,因为总会发现瑕疵,但是又找不到很满意的处理方式。尽管如此,我想我还是不能放弃写诗,诗歌是纯粹的精神乐园,也是热爱生活的一种表达方式。

今年2月我将部分习作结集,以《在生命的枝杈上醒来》为名出版的缘由,早在前年,就有黄俊杰等师友不断鼓励我出一本个人的集子,我深知文字稚嫩,不敢草率出书。直到去年,一个搞印刷业务的朋友也热情相邀,我便有点心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把诗稿送给老前辈蔡运桂先生,想从他那里得到些许指点,86高龄的蔡老读得很认真,也写了一些评价。我知道,这是蔡老对晚辈的鼓励与关怀,一些评价我当之有愧。在大家的鼓励下,去年我就把一些旧作整理为五个部分,结集付印。之所以将这些稚嫩的文字结集出版,初衷只有一个,仅仅作为人生路上一段足迹的纪念。

陈奕夫酷爱古文学,他的发言也是文言文:水非自动也,而风动之;木非自摧也,而秋气摧之;情非非自致也,而诗致之;或问,情何所自?曰:目之所及,耳之所闻,鼻之所嗅,身之所感,靡有不包。然则诗之为用可知矣,必欲由而致之,然后文章始见,道德如彰。

予甚爱诗,记诵之余,亦强为之,欲以略陈固陋,冀得李杜之万一。然才疏貌寝,徒有小志,恐遗人笑,遂不敢出以示人。适逢佳会,敢不出之以供诸君一哂乎!如蒙赐教,则吾之幸也!

“土著”引发强烈共鸣

参与研讨的作家都公认这五本书是有“根”的,反映了海陆丰的方方面面,都能够弘扬社公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市文学艺术界“创文”的一大收获。

市作协主席王万然说,今天我们研讨的可以说是“土著”,总体上突出了一个“土”字,分拆为五“土”:一、土生,五位作者都是海陆丰人;二、土长,五位作者都在海陆丰成长;三、土话,用海陆丰的语言讲述海陆丰的故事;四、土风,反映海陆丰的风土人情;五、土气,土地的气息,接地气之意也。五“土”合成“土色土香”“两土”,总之,是我们海陆丰自己的东西。

杨碧绿、郑新派、陈锤、王晓忠、陈坚青、黄本长等人认为五本作品都反映海陆丰的民情风俗,讲好海陆丰的故事。从创作手法上看,五本作品都能够从日常开始、从熟悉开始,去提炼出思想层面上的东西,从而感动读者。但他们也认为,总体上看,创作手法比较传统、不够前卫。


    分享到: